醜人多作怪嗎?Crocs布希鞋和運動套裝是如何重回時尚主流?

時尚的天性是無情的循環,大家所握擁的資源就是這麼多。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東的狀況劇幾乎每天都在發生。企業和設計師每季都在豪賭測試,今年祭出的是嘗試改變時裝周的時間、合併男女裝秀、拿出秀後即買的策略..等等,究竟已被壓縮過快的時尚產業逆天出了什麼產物?

1189469
via dazeddigital.com

就2017春夏時裝周的觀察,有件事情正在或早已發生,像是Christopher Kane和Vetements的2017春夏秀,他們推翻了傳統,將“不太可能端上檯面的的東西”呈在伸展檯上。案例像是:設計師Christopher Kane與Crocs布希鞋的聯名,這雙被外媒譽為最醜神鞋的Crocs驚豔了在場觀眾,他在秀後表示:「我的創作一直以來都在結合了不一般的事物,將每天都看到的東西變成吸引人的奢侈品。」;俄羅斯金童Gosha Rubchinskiy也於佛羅倫斯男裝展Pitti Uomo中,將義大利運動老牌帶入伸展台;Vetements和Juicy Couture聯名的運動套裝也相當讓人匪夷所思,對惡趣味出了名的Vetements來說,這樣新聞性必定是得炒的,更何況,你知道Juicy Couture的粉紅運動套裝已被英國V&A博物館在年初列為展品的一部份了嗎?

1447617786-juice-va
via MarieClaire.com

這與過往川久保玲和Martin Margiela的反諷或跳脫思維的設計模式不同,上頭所述的大家把認為過時或是不怎麼時髦的事物轉換成酷的商品,如此能耐便是一種時尚力量的證明,它讓不好的意見變成好、重新集中時尚盟友,讓原本大眾對其輕視的態度變成購買欲望。在千禧世代俱有極高名氣的Vetements成了最典型的研究案例,2017春夏秀,品牌先是改變時裝周發表時間挪到Couture Fashion Week前,再將18個聯名系列搬到老佛爺百貨裏頭,我們探討的運動裝束,曾經只存在於電影《辣妹過招》的酷老媽身上(或是那年代),但如今它被概念化,提升至伸展台被眾人討論的層級。或許你會問這與醜人多作怪有什麼不同?當今天有辦法醜到影響其他人跟你一起醜,那本事另當別論了。

1188558via dazeddigital.com

從《時尚的力量》一書中,我們得知以下理論:

1. 所謂風格,不在於你穿了什麼,而是你如何穿著和你詮釋的某種形象態度。

2. 時尚是一種後現代隱喻,目的是為了社交。(神奇的是,後千禧世代對於醜文化的興趣大多是來自Instagram)

3. 時尚的本質就是表演藝術,最理想的表演平台便是走秀與時尚攝影。(如今多了社群平台和紀錄片。)

20tmag-trend-01-master768
via NYtimes

倡導看似無力回天的事物成時髦玩意兒,此舉進而消磨了「IT包/品牌」的天性,為了應運時尚對新事物的要求,進而復甦了原已過時的產物。你可以把它視作電玩卡通中「強行復活」的狀況,「把不時尚化成時尚」便是一種“凌駕于流行”的符號,從過時尋找靈感倒也表達出人的依賴性,畢竟只要有自信的將符碼重組混搭,原俗不可耐的事物也可以進階成流行趨勢,曾被台人取笑的陳雷白襪、老式金絲眼鏡、印花襯衫、或是因Vogue報導而爆紅的勃肯拖鞋…等案例比比皆是,在這脆弱易動的時尚產業中,品牌或是KOL(Key Opinion Leader)著實塑造了某種風格,藉著時裝周和社群媒體的推波助瀾,擴散到店上甚至到消費者的衣櫃裡,如今一旦強加上了「當紅」或「明星著」的標簽,人們也不在乎這品味到底是好是壞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