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懂Hedi Slimane就別妄下定論,22則推文打臉YSL的Y字回歸說

自2012年與《紐約時報》資深評論時尚記者Cathy Horyn槓上後,Saint Laurent Paris的前創意總監Hedi Slimane的Twitter帳號猶如修生養性般寂静如斯,四年之後,他以22則推文替自身辯護在YSL期間的勞苦功高。

讓我們為大家重回一下歷史片段,2012年,在Hedi Slimane所設計的Saint Laurent首場大秀後,沒被受邀的Cathy Horyn很不客氣的憑線上直播就替2013春夏秀寫下負評,Hedi Slimane見到報導後在公開信上表示,「Cathy Horyn就像是一個校園惡霸,而且自以為是。」兩人的水火不容延續到2013秋冬系列才止息。要說Cathy不受邀的原因也不難猜,畢竟Hedi當紅的贏弱纖細,Cathy Horyn認為1998年的Raf Simons早已有過。

05695_b06然而,你必須先(儘可能的)了解Hedi Slimane的個性和底線,藉著法國colette引進「AIN'T LAURENT WITHOUT YVES」服飾就與其解約一事,你認為是無傷大雅,但實實在在的傷了Hedi在品牌改革上的用心,沈默寡言的他還不止一次向世人解釋為何要如此大刀闊斧。

「聖羅蘭先生希望他的成衣系列是實穿且舒適的。Yves Saint Laurent這個名字代表工坊、品牌的傳統,還有極致的奢華,成衣系列的更名,可以確保高級訂製服系列所象徵的精神不動搖。我上任後就覺得成衣系列更名是唯一非做不可的事情,雖然這個決策執行之後,我在此工作的第一年,身邊圍繞了許多不理性的聲音,不過相對諷刺地,也替我做了很好的宣傳,只是會造成如此的論戰,真的是我始料未及的。」在2015年藉《W》雜誌現任數位創意總監Dirk Standen的《Yahoo!Style》訪問,他如是說。

cathy
而在2017春夏巴黎女裝秀,又再度被Saint Laurent受邀的看秀的Cathy Horyn以一文《The Y Is Back in YSL, But Not Much Else Is Yet》評論Anthony Vaccarello的首場Saint Laurent,內文表示:「很明顯的,Vaccarello把曾經被Hedi Slimane驅逐的Y放回去了,此舉除了回到品牌最原始的名字外,也讓其更摩登些。」她補充,「事實上,任憑Hedi Slimane再怎麼努力,大多數的人還是叫它YSL。」

雖說22則推文回應對象未明,但著實是向著媒體和大眾所謂的「Y的回歸」喊話。事實在此,在近期的文章中總有不正確的評論關於前任設計師Hedi和YSL俱有歷史意義商標的使用。“發言人”在Hedi Slimane的推特帳號上表示,如果你不知道,藝術家Cassandre所設計的Logo,自2012到2016年間都有出現在Hedi的改革計劃中。一張張的圖示和大寫字體表達了他的情緒和過往的成功,在結尾時最後一篇貼文寫道:因此,正確的說法是,YSL的經典縮寫是曾被Hedi頌揚擁護過。

cara-ysl-ads如此大陣仗回應,或許也是替Hedi Slimane對Kering集團的新訴訟背書。根據10月5日《法新社》的報導指出,Hedi Slimane的律師團隊又再度向前東家Kering開雲集團索討將近1,000萬歐元。就數字而論,Hedi Slimane為Kering集團所帶來的營收(自2012年開始每年成長20%,2015年達到9.74億歐元)似乎尚可接受?

遙想2001年他曾說:「其實我並沒有刻意要打造個人時裝世界的企圖,我只是希望能在整體中帶出我所想要的感覺。所以我身兼音樂編排和視覺設計等等,絕非想控制一切… 這並非意味著控制慾,控制代表著權力的掌控,我只是想準確無誤的表達心之所想…。」師承聖羅蘭先生的他、曾在Martin Margiela草創時期實習過的他,或許只是想要替恩師的品牌重回過往輝煌,可惜那改革的心被世人譏諷為狂妄自大,然而,4月YSL的新官上任時,Instagram底下的留言卻不捨得寫著「Ain't Saint Laurent without Hedi Slimane」。

5a-hedi-slimane-and-yves-saint-laurent-in-2001-at-the-christian-dior-menswear-show-autumn-winter-2001_02-in-paris-gettyc-1280x800
Via Vogue.it

延伸閱讀:

聖羅蘭Yves Saint Laurent,法國時尚的精彩扉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