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勢造狗熊:Yeezy Season 4

9/13更新

對於Yeezy Season 4,也有其他時尚評論家感觸良多,像是《紐約時報》的Kathy Horn就也對Yeezy第四季評比了一段:「這像是一個沒在關心其他人的男人,像是編輯們舒適與否或是他們的時間(於紐約時裝周期間,四個小時半就只花這場秀上),亦或是Yeezy猶如產業的寓言故事:其實根本沒人在乎這是什麼。致使他們長時間以來都在賣些球鞋和T恤來斂財,但我不知道有多少業界人士會往這方向想。」Kathy Horn砲火猛攻不停,「Kanye West的問題可沒因為豔陽、快要暈厥的模特兒還有讓人行走面有難色的透明靴子而停止。衣服相當無趣不說,連帽外套、迷你短裙和帽T這些早已是街頭的主流,就Hood by Air或Vetements(這些Kanye West常拿來當作靈感的品牌)早已做過的東西,Yeezy Season 4的作品實在沒有任何令人興奮和創新之處(甚至是讓人會心一笑的地方),其男性用性感和堅強來為女性設計置裝也是司空見慣。」她對肯伊的愛戴曾在去年一篇〈Kanye West Is Fooling the Fashion World〉就可看出來。


via NYtimes

然而!即便外界批評聲浪此起彼落,帥氣的肯爺依舊活在自己的小小設計師夢裡,在秀後所進行的Saint Pablo巡迴演唱會當中,於華盛頓站他忍不住發言了:「如果大家不介意的話,我想要自私地占用大家一點時間。我必須說,今天我需要聽見這些歌曲,重新聆聽這些歌詞,回憶我所說過的或是我所感受過的時光,當我寫下這些歌曲時,我所必須克服種種爭議或是人生曾經歷的一切。」

接著他唱了一段〈Black Skinhead〉的歌詞,彷彿全時尚圈的人都誤解他一樣繼續說道:「你們知道我在說什麼吧?就是關於昨天的時尚秀。」他暗示受邀看秀的人應當為他的系列喝彩,可惜事與願違,「當你是Lebron可你卻無法把冠軍戒指帶回家時,這就是你的過失。」他懇請粉絲能夠自己去看Yeezy Season 4,別因有模特兒差點中暑的報導而受到影響,「我希望你們都能用眼睛親自去看,而不是用耳朵聽評論。」全場粉絲歡呼憤慨,我們也只能在此奉勸趕緊服用真理和常識之藥,雖逆耳,但頗具療效。

 

=====================

 

季復一季,Kanye West在紐約時裝周第一天又再度呈現了自己嘔心瀝血的設計系列Yeezy Season 4。軍裝啟發已非他第一次講述靈感來源,亦或是參考了Martin Margiela、Helmut Lang、Raf Simons,但這次眼尖人都發現這系列還參與了點Vetements的Overszied元素在裡頭。

_hero
via www.fashionunfiltered.com

透過在台灣人在紐約Parsons打拼的部落格「紐約降落」我們得知,肯爺Kanye West與Parsons“疑似”曾有段孽緣,因申請Parsons MA遭拒,使得Kanye非常晚才發佈Yeezy Season 3,「不但影響了去年的Parsons MFA發表,也影響很多小品牌,真的讓一大群小設計師哭訴無門,服裝週這麼緊湊的行程和曼哈頓極爛的交通,媒體當然不能錯過老黑的場。因此,去年Parsons的走秀雖然不到門可羅雀,但連我們這些路人都可以坐到第一排,想當然爾多麼辛酸…」

而這樣的事情也在今年再度上演,資深時尚評論家Katharine K. Zarrella就為Yeezy Season 4撰寫了一篇文章〈Kanye West是時尚界的天花〉,開門見山第一句話就是,「我不欣賞“設計師”Kanye West。….他或許私底下是非常好的人,當然也是個很有才華的音樂家。但說到時尚,我並不欣賞他這點,已連續兩季,他奪走了那些辛苦年輕(真正懂設計而且有在做出時尚)設計師的焦點,我真的不喜歡這個業界最大的玩家沈溺在自己的狂妄自大裡。」

對於名人編輯造型師必須捨棄Parsons的畢展而來到豔陽下曝曬,她表示:「很明顯的這些人寧可選擇Kanye West而不願支持紐約時尚產業下一代,真是浪漫呀,不是嗎?

1granary_csm_central_saint_martins_walter_van_beirendonck2
via 1granary.com/

但這也不是Kanye West第一次遭拒,還有一次知名的案例就是,肯爺想去安特惠普六君子之一的Walter van Beirendonck旗下實習,「Kanye想來我這裡實習,他也申請了Raf那邊的實習,但你能相信嗎?Kanye West為我實習?」訪問者Cesar Majorana笑了,Walter van Beirendonck繼續說道,「我認為還蠻滑稽的,他帶著他的mood boards和大志,但你可以看出整體缺乏正統訓練,他自己也注意到,這你絕對裝不了。即便他快速地席捲時尚產業,但他沒有接受正式的入門訓練,或許他有很多人脈和可能性,但他沒有那個天賦和正確技能,這樣的結果當然就是倒了在爬,爬了繼續倒。但更難過的是這份熱忱就流進了它的品牌,那第一季真的是慘不忍睹。」安特惠普皇家藝術學院時尚系負責人Walter van Beirendonck在2015年接受《1granary》訪問時說道。

yeezy-season-4-highsnobiety-49-1200x800
via www.highsnobiety.com

狀況劇也接連的在Yeezy Season 4秀上發生,自詡天才的肯爺先是透過Twitter應徵模特兒引起爭議(清一色的女模,他不要黑也不要白,他要「混血女模」);在大太陽之下,秀遲了1小時才開始(Katharine K. Zarrella在文中調侃說:真的很後悔沒來這場秀),更有女模中暑數度站不穩的消息傳出;關於設計上,在Vogue.com受訪時表示,他不希望自己是在做時尚,而是給普羅大眾穿衣服(除了卡達夏家究竟誰會穿?)雖沒有很想討論Yeezy Season 4的設計,但引用自Katharine K. Zarrella的內文做ending:「Kanye就像是時尚版的天花,據有高度傳染性,引領著時尚瞎子(她相信編輯們會支持他這麼久也是因為渴望能夠一朝成名),他的衣服像是崎嶇不平的布料猶如疹子般沾染在人體上(鞋子的部分,肯爺愛模Amnia Blue還得脫了鞋走、有人拐到腳知名百貨Bergdorf Goodman男裝造型總監Bruce Pask還前去攙扶),Kanye West是名符其實的傳染病,途徑就是Social Media,但你知道嗎?這病也很容易治癒,只要你服用真誠、真實和常識即可病癒。」

延伸閱讀:

匪夷所思的Yeezy

讓你看起來或覺得自己很酷(COOL),其實是品牌最有效的行銷手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