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Fashion is Art,怎樣才叫做懂時尚?

《The First Monday in May(2016)》

《The First Monday in May(2016)》

「現在許多學生一頭栽進時尚是因為他們喜歡漂亮的衣服並覺得時尚是件很光鮮亮麗的事,相同的道理也適用在美髮業和美甲業。然而,卻有非常大量的學生在途中輟學,因為這和現實是完全不一樣的,時尚也是,學生的動機通常是不對的。」

一篇來自《address》網站訪問澳洲昆士蘭科技大學學者Emily McGuire的訪談。當中說道了:「剛開始,時尚學科很草率的被切割成策展時間(curatorial practice)和技術訓練,這些都較少關注在理論和歷史的內容上。…但諷刺的是,即便研究時尚現在已相當流行,但理論和歷史的知識卻遠比不上設計技巧、商業和打板處理..等這些被媒體傳奇化的科目。」

這樣的推論,讓人不禁回想到《穿著Prada惡魔》關於「藍色毛衣」的訓斥見解,這段無疑是讓人肅然起敬的地方,可卻也因這部電影的影響,時尚被蒙上了膚淺的灰塵。

遭到影射的美版《Vogue》總編 Anna Wintour 接連拍攝紀錄片來做「平反」,就近的一部時尚紀錄片《時尚惡魔的盛宴 The First Monday in May(2016)》便是在講述關於去年Met Gala《中國:鏡花水月》的籌備過程,同時也帶出了商業、時尚和藝術的關係。

一場星光熠熠的慈善晚宴,默默道出的是「Fashion is Art」與文化層面的牽扯考量。Anna Wintour在片中說道:「我認為時尚理應是要被理解的,尤其是當你看到人們是如何被感動,這不就是藝術所帶給我們的嗎?」當你在讚嘆服裝所帶來感動時,不妨思考一下,為何已逝的Alexander McQueen和Dior(by John Galliano)的作品會在館中被展示?他們的價值和讚嘆背後的故事是為何?為什麼街拍始祖Bill Cunningham和Andrew Bolton要說那番話?當事物沒經過思考,美便脫口而出。那所謂的品味和華服,這些終究只是看到美好事物的「膚淺空談」罷了(請回想山本耀司與BoF的對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