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城風雨的收購案,想買下 Supreme 究竟需要多少錢?

2018/10/10 更新

supreme-s-buyout-reportedly-values-the-brand-at-1-billion-usd

根據《WWD》報導透露,Supreme 以 5 億美元的價格出售品牌 50% 的股份給凱雷集團(這個價格便是當初謠傳 LVMH 將收購 Supreme 的價格),若消息屬實,意味著 Supreme 的品牌市值將近 10.1 億美元之高。
 

延伸閱讀:
為什麼Gucci x Dapper Dan 是你2018 最該值得期待的合作聯名

從 Anti Social Social Club 拖欠事件看,買新興潮牌似乎成了一場豪賭遊戲?

 

其消息來源表示,此交易理當是不對外公佈,因為創辦人 James Jebbia 怕影響 Supreme 多年來所建立的信譽,而自 1994 年品牌成立以來,《WWD》推估 Supreme 的年獲利達 1 億美元(全球「只有」11 間門市,亞洲只有六間且都位於日本),儘管實際數字無法確認,可《WWD》預測 Supreme 在品牌自己所打下的潮流趨勢之下,其收益必定是只升不跌,然而,若是投資在拓展業務上,卻又與品牌饑餓行銷的模式相抵觸,而所有跡象均顯示,若是在亞洲拓展(香港、中國、韓國、新加波)勢必都將帶動業績成長。

然而,根據《Bof》獨家披露,在 2014 年,私募基金 Goode Partners LLC 已私下收購部分 Supreme 的股份,但這筆交易並未出現在公司網站上,品牌創辦人 James Jebbia 和 Goode 皆未透露此事,唯獨  Goode 的合夥人 Keith Miller(參與 Supreme 投資人之一)於自傳中透露了這件事。據悉,除了提供業務支持外,Goode 還提供資金幫助 Supreme 拓展是網購電商;近兩年間,品牌除了在巴黎、布魯克林開設新店鋪,其投資或許也解釋了 為何 Supreme 願意從 2000 年的翻玩,進而(放棄反文化的根本?)與 Louis Vuitton 合作,因為從投資方的角度來看,此舉無疑讓 Supreme 登上前所未有的高峰。

為了避免外界對 Goode 有所疑慮,James Jebbia 選擇隱瞞,回到 2016 年的訪問中,他確確實實說過:「作為小規模的品牌,我們自給自足,不需要投資者。」並補充道,「我們絕對不會做出任何會需要妥協的事情。」而 Goode 也樂於當個獲利的藏鏡人,《Bof》分析,Goode 將自身的持股販售給凱雷集團,安全下莊,而握有如今 Supreme 持股的凱雷未來勢必也會尋找新的投資者。

據知名潮流網站 HYPEBEAST 該篇〈How Supreme Broke Fashion’s Glass Ceiling〉分析,波士頓街頭潮牌 Bodega 共同創辦人 Oliver Mak 堅信,街頭潮牌不該上市,應與公開上市公司和精品集團有所區別,「公開上市的品牌等同於迎合大眾市場,爾後會在零售店、百貨或是折扣店上販售,且人口眾多的城市就會他們的店。由於街頭是以反文化為核心價值,品牌走向大眾市場其實並不合理。」
 

延伸閱讀:
倫敦 LV x Supreme 潛規則曝光,專訪 Jae Sung
SUPREME到底是如何成為世界上最夯的街頭品牌?
吳亦凡可能有 Free Style,但他有時尚嗎?


確實,沒有反文化的吸引力,品牌很容易就會走入歷史(文中以 Mossimo 為例子,2000 年併入 Target 後便從此不再街頭),但 Supreme 不會讓自己置身如此險境,Oliver Mak 認為:「你會看到更多 Supreme 零售店出現在主要大城市,基於這點(已駐點巴黎倫敦紐約洛杉磯東京)他們不會冒著過度飽和的危險,看看他們在日本的普及度,這便是一個非常好的案例。」倘若 3 年期間多了兩間店鋪、網購以及 Louis Vuitton 的驚天聯名,似乎大家也不用太擔心是否失了靈魂?更重要的應該是, Supreme 該如何做出「更酷的突破」?

http-hypebeast.comimage201710supreme-sells-minority-stake-carlyle-group-100-copy


「曼哈頓已達平衡,所以我們來到布魯克林。若是在曼哈頓開另一間店會有種背叛自己根本的感覺,店我們不打算開一堆,新店鋪的出現只有當我們認為時機對的時候,與我們合作的人每一個都超級重要,我們只做我們覺得是正確的事。」— James Jebbia
 

街頭時裝貿易展會 Agenda 的創始人 Aaron Levant 接受《WWD》訪問時認為,更多的庫存將直接受益於消費者,讓他們無需再面對黃牛,此話正應對了 James Jebbia 日前布魯克林店開幕前後與美版《GQ》的訪談:「我希望人們能理解為什麼我們要排隊,因為我們沒有太多店,除了我們這幾家店以外你其他地方也買不到….,但對來店裡消費的人來說這不應該是困難的,我們只想要大家有個地方能來聊聊天,跟店員打打屁這樣。」編輯 Jake Woolf 在內文寫道,「Jebbia 堅信這間新的、不這麼偏市中心位子的店鋪有助於解決排隊這個長久的問題,將消費者從曼哈頓 Soho 店轉移來此,藉此創造更輕鬆的購物體驗。」是否未來真能達到雙贏的局面?我們拭目以待。

ps. 關於 Supreme 的炒賣?James Jebbia 回應:「我不會想到那塊因為我們愛莫能助。」

延伸閱讀:
規則破壞者,是誰設計出 Supreme 作弊下單機器人?

_________________

2018/10/7 更新

supreme-brooklyn-october-2017-5-620x413

本週,Supreme 在布魯克林開設第 11 間分店,透過《The Business of Fashion》獨家指出,Supreme 已和私募股權基金凱雷集團(The Carlyle Group)合作,並已出售部分股權。

誰是凱雷集團?引用《天下雜誌》2011 年報導指出,「1999 年,該集團以兩億美元買下有線電視業者台灣寬頻;2006 年,以近九億美元賣給另一個私募股權基金麥格理。之後,它也立即買入東森媒體科技,投資約五百億新台幣。….凱雷不是只有在台灣呼風喚雨。《華盛頓人》雜誌指出,自 1987 年成立以來,凱雷每年平均投資報酬率33.8%,羨煞世人。」

然而,入股 Supreme 的這筆交易意味著,這是首度出現私募股權投資公司入股街頭潮流品牌,同時也為Supreme的壯大定下了一個新里程碑,其投資將帶給 Supreme 一個歷史的重要地位,勢必免不了未來的一番快速拓展和增長。

Supreme 創辦人 James Jebbia 告訴《Bof》:「我們是一個不斷在成長的品牌,為了維持下去,我們選擇與凱雷集團合作,他們所擁有的專業經營指導,是 Supreme 1994 年成立以來所需要的…..。與凱雷集團合作能讓 Supreme 更專注在我們所擅長的事物上並一如往常的維持下去。」據悉,雖交易條款並未公開,但 James Jebbia 的聲明表示,凱雷集團確實掌握著部分 Supreme 的股份。

18498131_supreme-is-said-to-be-entering-an_736eb64_m

雙方在商業上的合作實屬另類,這個紐約潮牌的新穎經營:以酷、饑餓行銷和獨特的開季每週上貨…等模式,其「聯名」和「滑板」與消費者和背後所代表的文化脣齒相依,致使,大家心中絕對持有這個疑問:品牌如何能夠在不失去個性的情況下快速增長拓展?畢竟在今年初,Supreme 與法國精品老牌 Louis Vuitton 的跨界合作就已引起不小爭論。

《Bof》分析,凱雷集團通常不會持股太久,推測將會在擴展三五年後出售,而這又引起了外界好奇,未來,誰將會來從集團手上買下Supreme的股份呢?亦或者,Supreme 將會仿 Michael Kors 之道成上市公司? 若是真如此,原本堅持街頭的滑板品牌,未來會像是 KITH 大張旗鼓宣示自己已非潮牌,還是持續保持高冷?Jebbia 下步棋到底會如何操作? 打著「我是街頭人」的消費者,繼續買單原因又是什麼?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