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神秘的行業 — 調香師(Perfumer)

 

「一個不擦香水的女人,沒有未來。

 (A woman who doesn’t wear perfume has no future.)」

— Coco Chanel


香水在時裝產業的重要性,早已不可言喻,從中古世紀的歐亞大陸到東方世界,所有地區都不約而同的發展著各自的香水工藝。這些香味背後的「設計者」— 調香師們,聽起來是個神秘卻又令人嚮往的一個專業領域,其實,香水的沿革中,調香師的角色較像是師徒相傳的工藝角色,大多數過去的香水師沒有受過藝術的專業培訓,許多人將他們的手藝授予另一個香水師的學徒,入門時的身份更像是香水技術員或有點類似化學家(負責混合配方)自居。

通常來說,一個沒有門路的學徒直接進入這產業是較為罕見,這也是為什麼通常具有歷史年代的香水品牌,品牌中主要的調香師角色常見家族成員,代代相傳的緣故。

 

香氛專門學院 vs. 香水消費產業的興起

via Eyeliner on a Cat

via Eyeliner on a Cat


致使香氛專門學校開放專業人士的培訓令人著迷,首先是香水大國 — 法國,1970年法國的 ISIPCA(Institut supérieur international du parfum, de la cosmétique et de l'aromatique alimentaire)為首家香水專門學校,想當然爾,作為第一間調香師的專業訓練學校,所有對於此行業有興趣的學生們,ISIPCA 就有如時尚產業的倫敦聖馬汀一樣,所有學生爭相而入,其次則是 1998 年 PerfumersWorld 香水學院,才是 2002 年格拉斯香水學院(G.I.P)。,所有學生必須在化學或藥學方面有相關基礎,才能入選為香氛學員(élèveperfumer)。
 

via earthtoiris

via earthtoiris


此外,著名的瑞士香料公司奇華頓(Givaudan),國際香味和香料協會(IFF)和德國的德之馨(Symrise)皆以公司名義成立香氛學校,不同於上述的香氛專門學院,參加這些學程的學生皆是公司僱員,必須由上級推薦才能參與課程。事實上,大多數的調香師皆任職於都幾間大型香水公司,包括 Mane,Firmenich,IFF,Givaudan,Takasago 和 Symrise。當然,也有一些調香師專門為單一香水工坊,品牌或在自己的公司工作,但這些情況在大眾香氛品牌獨霸的產業中仍算是少數。

 

大眾消費香水與小眾香氛品牌的區隔

Bottles of fragrances

Bottles of fragrances

或許你會問,近年廣為盛行的小眾香氛品牌與消費型香氛品牌的製香過程,究竟有何不同?

一般來說,大眾化的香氛公司流程較為統一,調香師透過任職公司或是與客戶開會簡報中開始一個香氛項目研發,這些客戶通常是時尚品牌或是來自各個領域的企業品牌,簡報中會清楚說明品牌希望調香師開發的香水規格,香味描述每毫升數的單價,調香師將會按照這些需求去開發香味商品,香味確定後,仍需進行相關視覺,命名及包裝等項目的確認,一瓶香水才終於產生。

而小眾的香氛品牌則是以完全不同的方式進行香味的研發,一般來說,這些小眾香氛品牌皆會有核心的專屬調香師,不同於計劃性地研發出某種香味調製,這些調香師需要自發性在各處獲得靈感,可能是一個地點,一趟旅程,一段自身的記憶,甚至是一個夢中的畫面,經由調香師的詮釋,將作品以香味呈現。

 

全方位的調香大師 — Jean-Claude Ellena

via Marie Claire

via Marie Claire

 

「如果說,各種香料是音符,

那麼調香師就是創作樂曲的音樂家。」

— Jean-Claude Ellena


在這樣神秘的調香產業中,知名的調香大師 Jean-Claude Ellena 可說是現今產業中經歷過上述所有故事的傳奇,童年時期與祖母在法國的格拉斯摘取茉莉花販售給香水公司,16 歲便在當地的精油公司從夜班工作開始,他曾回憶道:「當時,我們製造了許多精油,其中,大部分是橡苔精油,我們常常將蒸餾器開啟後,便在旁邊的房間席地而睡。」爾後,Ellena 加入了瑞士日內瓦香水公司奇華頓(Givaudan)並在 1968 年成為其香水學院的第一批學生,他在 1976 年離開了奇華頓加入位於法國格拉斯的勞蒂爾香水公司(Lautier)。 1983年,他成為奇華頓巴黎的首席調香師。
 

Osmothèque 辦公室

Osmothèque 辦公室

1990年,他成為了位於凡爾賽宮的國際香水檔案館 Osmothèque 的創始成員之一,更擔任起寶格麗,梵克珠寶、愛馬仕的調香師,在香氛產業超過四十年的資歷的他,其傳奇故事在業界是無人不知,愛馬仕歷年五個最暢銷的香味中,有三個便是出自他手,其中還包含了香氛界公認最頂級男香之一的 Terre d’Hermes ,而在香水產業地位舉足輕重的 Ellena,在 2000 年與他的女兒 Celine Ellena,共同創立了自己的香氛品牌,The Different Company。

12742667_10156569439775029_7587423206534619658_n


 

小眾香氛品牌的新星—The Different Company

The Different Company,簡稱 TDC,是由國際知名調香大師 Jean-Claude Ellena 與同為國際知名調香師的女兒 Celine Ellena 於 2000 年所共同創立的品牌,瓶身的設計與製造則是由世界公認最具品味的包裝設計大師 Thierry de Baschmakoff 親自負責設計。 
 

3-The-Different-Company-I-miss-Violet-_Make-Up-Thiene
10413337_10155103819905029_5749366359832928190_n

TDC 以當代香氛藝術的角度為奢華的香水訂立出了一個全新的視野與典範。稀有、罕見並突破傳統的規範與限制是 TDC 獨特的品牌概念與印象,調香大師 Jean-Claude Ellena 認為香水的品質是決定自原料的等級、淬取流程與調香師的精湛技藝等因素,方能傳達出那氣息的靈魂與最佳的嗅覺平衡。

桂月飄香(OSMANTHUS):這源自中國的稀有花朵,隨著青花瓷罐遠渡重洋、來到了法國的里維耶拉,然而最芬芳的桂花品種、同時也是最為脆弱的,畏寒的桂樹在經過兩年的孕育後、只有少數的種子才會開始逐漸發芽,花開之時四溢的芬芳有如繁星飄散,令人心曠神怡如入仙境。

凝萃純香(Pure eVe):調香師 Céline Ellena 運用最頂級的麝香、雪松與普羅旺斯甜點- Calisson的香甜氣味,有如和煦微風的溫柔撫觸,忘卻憂擾俗事全然陶醉於少女的純真與天使魅惑般的氛圍,來自於單純的理念:創造一瓶簡單舒適、且男女都適用的香水。

巴赫馬克夫之香(De Baschmakoff):為了慶祝2010法國的俄羅斯年,TDC 用 Bachmakov 的香氛氣息喚醒了俄羅斯的無盡想像。當第一縷陽光灑落西伯利亞森林時,積雪逐漸地融化,青嫩的綠芽是草原獻給春天的禮讚,那寒中帶暖的微風將來自北方的訊息帶入了亞洲大陸。巴赫馬克夫之香是來自北方西伯利亞極地森林融雪的春天芬芳,陽光、樹語和花香、伴隨著伏特加一同訴說著那份屬於極地的獨特溫暖。

巴赫馬克夫之香(De Baschmakoff):為了慶祝 2010 法國的俄羅斯年,TDC 用 Bachmakov 的香氛氣息喚醒了俄羅斯的無盡想像。當第一縷陽光灑落西伯利亞森林時,積雪逐漸地融化,青嫩的綠芽是草原獻給春天的禮讚,那寒中帶暖的微風將來自北方的訊息帶入了亞洲大陸。巴赫馬克夫之香是來自北方西伯利亞極地森林融雪的春天芬芳,陽光、樹語和花香、伴隨著伏特加一同訴說著那份屬於極地的獨特溫暖。

因此,每一款 TDC 香水的原料皆是來自世界各地的珍稀蒐藏,從頂級大馬士革玫瑰、傳奇的香根鳶尾和微妙的中國桂花等令人著迷的極緻香氛與毫不妥協的品質精神,TDC 將 70 萬朵的茉莉淬取到僅僅 90ml 的香水瓶中、將 20 公斤的桂花與 50 公斤的大馬士革玫瑰花瓣濃縮成 250ml 的芬芳精華,在這個由調香大師 Jean-Claude Ellena 所獨立創作的品牌中,除了可以說是完全不顧成本上的預算限制,排除任何原料取得與應用上的困難與軸制,並藉由他本身超過四十年的經歷粹煉,打造出他那夢想中理想的香味作品。

對他來說,香水無需太複雜,他曾說:「香水是技術性的,並不是每種香味都有故事可以說,這點香水師必須要清楚,如果以太浪漫的心情去創作,這樣會不夠謹慎,從這點我可以看到一種香水師的堅持。」要能建構出新的香水就必須要先學會解構香氛元素,藉由不斷的打破一般人對各種氣息的刻板本質,才能領悟創造出更上一層的頂峰香氛結構。
 

ps. 另外,TDC 總裁本月底還會蒞臨台灣,到時候或許會與他來篇專訪,各位可以期待一下。
 

於 15 周年, TDC 首度使用到且極稀有的聖香木( Palo santo)來撰寫品牌非凡的成就以及不同的香氛精神,全世界限量500瓶的15 香精限量版。其聖香木(Palo santo)在西班牙文意旨「神聖之樹」,極為珍貴與稀有,所羅門王曾用以製作聖殿的欄杆和琴瑟,因樹脂只有當樹木死亡或成熟時才會溢出,這也就是為什麼聖香木精油會這麼珍貴、稀有的原因。聖香木帶些微樟木、柑橘和松香的氣息,又略似乳香,尾韻帶著猶如梵尼蘭的香甜。

桂月飄香(OSMANTHUS):這源自中國的稀有花朵,隨著青花瓷罐遠渡重洋、來到了法國的里維耶拉,然而最芬芳的桂花品種、同時也是最為脆弱的,畏寒的桂樹在經過兩年的孕育後、只有少數的種子才會開始逐漸發芽,花開之時四溢的芬芳有如繁星飄散,令人心曠神怡如入仙境。

桂月飄香(OSMANTHUS):這源自中國的稀有花朵,隨著青花瓷罐遠渡重洋、來到了法國的里維耶拉,然而最芬芳的桂花品種、同時也是最為脆弱的,畏寒的桂樹在經過兩年的孕育後、只有少數的種子才會開始逐漸發芽,花開之時四溢的芬芳有如繁星飄散,令人心曠神怡如入仙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