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歲就開始買Raf Simons的網紅Mike the Ruler談論何謂時尚的價值

這位名為Mike the Ruler(本名為Mike Hope)首度出現是在VFILES的介紹影片和 The Fader訪問上,其後就登上了《NY magazine》的封面(主題:網紅時代),端看介紹,其實他與一般有錢的小X孩無異,來自紐約的他買Rick Owens穿Supreme,看到他13歲的照片會下意識的憤世仇富起來也屬正常現象,,但可別讓這先入為主的觀念誤導了你。

NEW YORK magazine cover via Amazon

NEW YORK magazine cover via Amazon

13歲的Mike the Ruler via The Cut

13歲的Mike the Ruler via The Cut

在《NY magazine》中有著這麼一段介紹:「當他走進像是Supreme和Opening Ceremony的店時,店員會與他相擁,有時還會帶著像大哥傳承給弟弟的衣服回家。」即便他會去品牌的Showroom觀賞(有律師媽媽陪同),但他大部份的服裝還是從寄賣店和二手店挖來(他推薦紐約的Tokio 7)。

關於設計的喜好方面,他當時說:「我不喜歡大牌子,我喜歡創新的小眾設計師。」舉凡像是Telfar Clemens、Hood by Air(他說他已經參加過兩場秀了)、Eckhaus Latta…等等。在學校他會穿制服,但有機會他就會穿上自己的愛牌,雖說常遭到同學們嘲笑謾罵(像是你看起來很像流浪漢、你好像GAY..等等),可他終究在IG上找到屬於自己的表達方式。

事隔兩年之後,彷彿冤枉路已走完,如今已上高中的Mike the Ruler接受加拿大知名購物網站《Ssense》訪問時表示:「在我更小的時候,我其實不知道我在幹嘛,但經過了這些事後我達到了另個境界,過往種種像是探索旅程,讓我更確定內心所想要的事物,它幫助我看透了許多事物,使我了解到真正重要的東西為何。」

 

 

 

 

For @ssense – Shot by my close friend @sweetcian

Michael Hope(@miketheruler)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那是關於什麼呢?「很明顯的,大部份的東西是與時尚無關的。但當我們談到時尚,重要的是它有著某種長久的意涵,如今當你看著云云新牌,看他們的設計,你會覺得沒有共鳴無關緊要。我意思是,我喜歡看新設計師創作,但我自己更偏好的是像Raf Simons、Helmut Lang、Yohji YamamotoMartin Margiela這些大師們,其他所謂的新設計只是不斷在回收90年代的東西而已,對我來說,這些沒有帶來啟發也不是原創。」難以想像的,小小年紀就已參透這些道理,並認為:「現在每個在流行的東西過去都已曾流行過,在我看來唯一的新趨勢就是科技所創造的新事物,而人們在服裝、設計和藝術上的表達,即便說是“新”,也只是從過往取經再製而已。」(相關閱讀:為了Raf Simons賣腎?)
 

 

 

 

 

All my clothes count chronologically

Michael Hope(@miketheruler)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關於原創,他也有了見解:「2000早期Raf Simons和90年代晚期的Helmut Lang,在我看來,他們影響了近十年來的時尚所有的東西,不管怎麼看,我都會覺得現在的時尚都有Raf Simons或Helmut LangMargiela他們三位所啟發的影子當Raf Simons閉關休息再出發後的第一系列,它的設計就都是Oversized輪廓彷彿是某種窮人家的古董衣,用很多圖像和臂章在非常柔和的顏色上創作。如果你從Vetements到Forever 21這樣看下來,所有每個人的設計都是受其啟發或是Margiela,他玩解構、Oversized輪廓和許多已被使用過的衣料或沒人想到過的奇怪材質。(相關閱讀:David Casavant – Kanye West與蕾哈娜也拜服的造型師)

Mike the Ruler in Raf Simons S/S 17 via Ssense

Mike the Ruler in Raf Simons S/S 17 via Ssense

假如你有興趣看Ssese這篇訪問的話,其實採訪編輯Zoma Crum-Tesfa很想將話題帶到這個因社群而走紅的新世代男孩和他所闡述的究竟有什麼交集之處??畢竟Mike the Ruler的侃侃而談,其所環繞的都是在“重要”或是“相關性”身上,可上述大師品牌創辦時間甚至在他出生(2000年)之前,針對我們的疑惑,他給予了解答:「因為我所講的都是在網路侵蝕文化之前所存在的最後時光,所以他們那是僅剩的正確世界的展現。」

Mike the Ruler in Vetements x Canada Goose via Ssense

Mike the Ruler in Vetements x Canada Goose via Ssense

編輯Zoma Crum-Tesfa以Vetements以網路行銷和過往元素取經,重新組織向街頭發展為例,如今Vetements現象藉此壯大發酵,但Mike the Ruler卻有不同看法:「但你看Vetements的網路現象和現實生活,你會看到現實是多麼的不一樣,無論其他品牌怎麼做重磅毛衣,沒人可以做出像Vetements那樣,而且在我看來,Vetements根本不算潮牌,只是因為很多自詡潮的人喜歡穿他們家的帽T而已。

Mike the Ruler in Vetements via Ssense

Mike the Ruler in Vetements via Ssense

即便網路讓時尚的知識變的平易近人,網路讓Mike the Ruler的名字藉社群得以讓世人知道,可它本身卻不喜歡讓自己攤在眾目睽睽之下,「因為人們很習慣去評判你在做的事,會一直看你在幹嘛,如果沒有社群的話,一切就會變得輕鬆很多,你可以去冒險去學習。」可礙於年紀輕輕的關係,社群是唯一用來表達的地方,即便如今已有人請他發揮長才,他依舊想去讀大學求份“真正工作”,「很多人因為我的年紀並不把我看作一回事,撇除這點,我想要去確保我所說和所工作的是有見識的,看見很多年輕(成年)人成功,然後其實他們什麼都不懂蠻打擊我的。」有人說,我們所創造“網路”這個怪物總有一天會毀了我們,可說實話,這16/17歲的年輕人,即便他身處於這個時代最活躍的使用者,倒是相當有意思且矛盾地極力在擺脫網路的糾纏,試圖走出一片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