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Palace Skateboards三角Logo設計的由來與Fergus Purcell

「因為有Slam City Skates(倫敦知名滑板店鋪)的關係我遇到了Lev Tanju(Palace創辦人),我們很快就成了朋友,他說他想開間滑板公司問我能否幫忙設計圖案,我就以潘洛斯三角(Penrose triangle)當作視覺圖像,也有無限之意。它看起來像是無止盡的環,因此我試著表達這樣的感覺,能和永恆和不間斷的流動有所聯結。這圖表達某種動力學,讓它在平面有動態感,所以我特別選了這個三角體。」Palace圖像設計師Fergus Purcell在接受《Dazed & Confused》訪問時表示。

Palace-1

是否擔心會因Palace的Logo被侷限?在《highsnobiety》上,他說:「不會,因為如果真因這樣結束的話,也是因為有了莫大的成功,那我算是幸運的。你知道,如果這將來變得太陳腔濫調或是你所說的侷限住我的話,在一開始就有設計出這樣東西還算蠻不賴的,一切都蠻出乎意料的,很高興能和這有這麼深的連結,這是我的看法啦。」​

fergus-purcells-palace-of-dreams-1412589661
via I-D

關於Fergus Purcell,以下是他的著名事跡:

1. 曾就讀過倫敦知名設計學府聖馬汀,他認為那邊是社交的好場合,因為可以認識很多不同眼界的人們,但大多數的時候,他都翹課去圖書館,「我通常會拿Richard Avedon的作品《In The American West(是美國著名攝影師Richard Avedon遊歷五年拍下在西部所遇到的人們,是攝影集的大作》,裡頭有許多照片,關於莫西格的幫派份子、嘉年華會員工、流浪漢…許多形形色色的人們。」

Fergus-Purcell-Interview-07-1200x688
via highsnobiety

2. 他的的啓蒙之始來自媽媽買給他的2000 AD漫畫週邊產品,當時的他11歲,住在英國切舍姆小鎮(Chesham),「這就像是通往別的世界的橋樑一樣,我對它非常著迷,奇怪的是,它就像我通往流行世界的大門。」

3. 影響他最深的人是龐克教父Malcolm McLaren(性手槍樂團的經紀人&Vivienne Westwood的前男友),Fergus Purcell不請自來的走進為服裝設計系準備的演講中,受到Malcolm McLaren啓發,「在流行文化中,你可以做些非常破壞性的、非常有趣,和主流文化有所連結的事。我以前就對這事很有興趣,現在也是,流行文化就像是一種表達上的分享工具,很多時候這看起來是很笨的事情,但事實上,像是搖滾樂,用某種看起來很笨的東西(像是很優雅或是顛覆性的情緒)去包裝,McLaren卻讓這一切變得合理,他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請參照「#異軌(Détournement)的例子」

Fergus-Purcell-Interview-04-1200x688
via Business of Fashion

4. Fergus Purcell與許多牌子合作過,像是Marc Jacobs、Katie Hillier和Luella Bartley (負責前Marc by Marc Jacobs的雙人設計師)、Stussy、McQ、KR3W..等等,除了是圖像設計師,他也是刺青藝術家,而這位帥哥年紀也已45歲!!!

「我必須去想動機目的,人們穿上看起來會是怎樣,還有更重要的,人們穿起來感覺怎樣,這些都是會先在我腦海裡出現的,要去試著讓某人穿上它的時候感覺良好。」— Fergus Purcell

5. 如果遇到設計瓶頸該怎麼辦勒?「如果你遇到了瓶頸,有樣很棒的東西就是音樂家Brian Eno發明了較迂迴策略(Oblique Strategies)的東西,基本上這就是一疊卡片,然後上面都有寫一些狀態建議你該怎麼在創意過程中運作,有些非常的抽象,也有些人會說卡騙根本就是猜謎吧,但對思考者來說蠻有幫助的。」

Fergus-Purcell-Interview-03
via highsnobiety

6. 如果你也是走設計產業的人,先來聽聽Fergus Purcell怎麼說:「品牌可以是非常憤世忌俗的,我同情那些想要走入創意產業、做自己所擅長、尋求叛逆的人們,我會這麼建議他們,如果你們相信自己的話那就堅持下去。」

「五年前我經歷了事業低潮,可能那連工作都不算,我那時一無所有,撇除舊有的名氣外,我就是一直堅持然後做我所擅長。我認為人們總是會有這種想法,年輕、要光鮮亮麗、要事業有成賺大錢,但這種特權通常只在超級名模這樣的人身上,然後幾乎每個努力的人都想成為這範例,導致人們覺得你超過25歲了,沒錢,長的不帥,那你大概人生已毀,可是這不是真的啊。

我認為這想法都潛藏在別人心中,相反的,我覺得如果在年輕的時候覺得自己是個窮苦的藝術家其實蠻有幫助的,我知道這不是個開心的方向,但對年輕、想立功證明的你是個很有用的模型。如果你幻想成為卡達夏家族但我只能說祝你好運,因為這一輩子也不會發生,但如果你是想成為窮苦的藝術家,或許你已經就是了…。

這在剛開始可能有點太現實層面考量,但這能幫助你去抵抗那種你必須一直一直一直努力的那個想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