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們尊敬的反時尚大師們

Fashion Pack Ep2 Anti-Fashion

Fashion Pack Ep2 Anti-Fashion

Fashion Pack. EP-2. Anti-Fashion
from M2M 
https://goo.gl/hxufCU

紀錄片Fashion Pack集結了以80年代為主,30年間的時尚精華為三部曲,其第二部「Anti Fashion」點名了8、90年代設計大師,從山本耀司和川久保玲開始,到跟隨他倆腳步的安特惠普六君子,再到 JIL SANDER – the official page、Helmut Lang、Raf Simons、Hussein Chalay和Rick Owens等設計師,從解構到極簡,感謝上述人士對時裝的奉獻和寧死不屈的個性,以下是我們擷取了片中部份重點:

「服裝設計就如同是藝術工作般。藝術的工作就是在反對現實,告訴自己這是不對的,去挑戰、摧毀這個世界,但我始終都在想時尚設計師是否等同於藝術家?」山本耀司如是說。

「在看到山本耀司的秀,我們都非常非常的訝異,想著時尚竟也可以這樣呈現!?眼前的一切就像是核彈爆炸一樣,那畫面非常深刻,彷彿自然界災害般,衣服上有洞,連模特兒走秀的方式也是革命性的。」影片中評論者表示。
.

「比起服裝設計,川久保玲的衣服更像是雕塑品。」

她在訪問時說:「讓我們先把長久以來的認知想法都先丟棄吧,用新的事物重新開始。」

川久保玲和山本耀司兩人在相近的時間點降臨巴黎,顛覆時尚,外界把此聯想做曾交往過的關係,「兩人同居超過十年,很快地建立起各自的時裝帝國,但兩人沒有向對方分享自己的系列服裝。」影片當中的訪談聲曾問過山本耀司「川久保玲私底下也這般嚴肅嗎?」山本耀司答:「No, She is very sweet.」

‪#‎未完成‬」風格的服飾建立起了一股新的力量讓女性得以去思考,即便它的高單價惹得當時世人不解,但也讓許多設計師開始勇敢去追尋新的服裝概念,嘗試擁抱奢侈「新」的一面。
.

「我認為世界上已經有很多衣服了,如果還需要再繼續做下去的話,除非我可以做出從前未存在過的事物。」 Ann Demeulemeester表示,「人們不再用服飾來隱藏自己,而是用來表達,這是80年代和90年代最大的區別,穿在身上的衣服是要舒服的,是要個人的。沒什麼是巧合、沒什麼是貧空出現的,舉例來說,如果有件裙子,那裙子(包括它的材質、律動)一定就是連結整體的一樣東西,我想這是為什麼我的衣服會成功,因為它們(結合在一起)就像詩句一樣。」
.

「Helmut Lang秀是很直接、很銳利的,清一色的黑白,頗有德國的風格在。對於布料的使用,Helmut Lang沒有任何的規制。1997年,Helmut Lang擁抱了網路時代,從巴黎移師到紐約,將秀轉移到網站上發展,他選擇與全世界進行互動。比起比利時和日本的設計師,他的極簡風格更容易讓世人駕馭。」
.

「Jil Sander以白襯衫和黑西裝的極簡風格打響全世界,她替女人置裝,試圖擁抱新力量的女人。80年代後,鮮少有女性設計師在肩上做文章,在川久保玲之後也顯少有女性設計師尋回頭路設計,但Jil Sander不擔心以男性為藍圖詮釋力量,更以高級布料做裝飾,世人稱呼其設計為『女同志的時髦(the lesbian chic)』。」

90年代女性時裝的改變,也進而改變了男裝。Raf Simons的男模彷彿Kate Moss的弟弟一樣,看似蒼白、瘦弱,「第四性」成了當時的一個里程碑。
.

此時,Hussein Chalayan的反叛無疑替當代辦了幾場讓人念念不忘的時裝秀,「每場夏拉楊的秀都像是實驗裝置,那效果讓秀從頭到尾都能夠登上時尚頭條。」https://youtu.be/7O9TZU1B7cI

但時裝界起了變化,Tom Ford去了Gucci、Marc Jacobs到了Louis Vuitton。Helmut Lang回到了巴黎結束了時尚設計師生涯走向藝術、Jil Sander離開同名品牌讓Raf Simons前來接手、Margiela也在之後離開了。
.

對於,2012年,Raf Simons前去Dior擔任創意總監。被問及是否也能去大品牌擔任創意總監?Ann Demeulemeester回答:「技術上來說,我知道該怎麼做,我可以做好這份工作,這不是問題,但我選擇不去做,我曾經被邀請過,但我拒絕了。」原因是她早已把全心全意奉獻在同名品牌當中。

「我從沒想過錢的問題,我必須努力創作讓品牌繼續。我問過我自己,我能為人們做什麼才能創造更多的美?不僅是在服飾,更是在心靈上。我該如何讓世界變得更美一點?那是我們給人的印象,詩意,當時的一切是刺激的。但如今當看到產業的運作,我看到了失望。雖然我持續創作,但我對未來感到憂慮,因為這跟我在2010年所幻想的未來是完全不一樣的。」

美國來的Rick Owens承先啟後,打造了時裝帝國,以自身反對華美的暗黑風格,替品牌豎起了近期Anti-Fashion的名堂。
.

接班人呢?

山本耀司:「如果我倒下了,我不希望讓其他人來接手Yohji Yamamoto。……我不喜歡。」

Ann Demeulemeester:「這是個非常困難的問題,你可以說不要,當設計師走了一切就結束了,我可以理解。但同時,品牌已有既定的成就,你已經有一定的影響力了,但設計師卻不在了,如果有那麼一個人能夠了解品牌的風格,能延續設計師的靈魂,那是多麼美好的事情,所有的努力還會留著,這些都可以延續下去。」(ps. Ann Demeulemeester於2015年退休,由Sébastien Meunier接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